重要事件

爬三清山巨蟒峰被拘留的几位“驴友” 究竟做错

2020-07-12 23:09 作者:赢德体育官方网站 点击:

  攀岩人反应热烈,主基调是愤怒和谴责。有几个原因:有人不满这些人破坏自然岩体的行为;也有人认为这种攀登方式违反了攀岩精神;还有人则认为这三人的行为给攀岩人群体的形象和名声带来伤害。

  在发表评论、表达情绪之前,岩点希望能平心静气地梳理这件事的一些基本事实,因为这件事影响到每位攀岩人的利益。

  据了解,三清山管理局曾打算通过举办攀岩活动推广景区,但一番调查后作罢,主要出于安全考虑。一篇 2001 年的新闻报道中引用了地质专家的评价:由于岩体风化,借助于器械登攀不但不利于运动员的人身安全,而且对巨蟒峰有很大伤害。

  岩点认为作为攀岩人应该尊重公园管理方的考虑。放眼其他国家的情况,公园的首要任务是保护自然资源,而不是为攀岩服务。如果两者冲突,一般以前者为重。拿美国举例,当地攀岩社区深知这项原则,也很认同它,在国家公园或其他受保护的自然环境中攀登时格外小心,将对当地环境的影响降到最低。这包括遵守“不留痕迹”原则,遵守当地管理方对永久性保护装置(如岩钉)的规定,在有需要时提前获得管理方的许可。

  这也是为攀岩发展和攀岩社区利益考虑的做法,而不仅为了满足个人愿望。像这次这样公然违反公园规定的行为将加剧攀岩人与景区管理方的紧张关系,断了后来人的路。

  实质伤害已经造成了。媒体采访了三清山风景区管理局副局长,他表示“下一步要加大对危险景点的警示护栏等措施,向省市及人大报告完善相关的法律,采取更有效的保护措施。”

  另一种更长远的伤害是,景区管理人员形成了攀岩人不珍惜爱护自然环境、不知如何保障自身安全、攀岩很危险的印象,以后想开发和使用新攀岩地将更难。

  尤其考虑到目前中国野外岩壁的使用现状,已经很不尽如人意了。比如前段时间的阳朔白山被挖事件,还有被禁止攀岩多年的月亮山,在黎明的岩友于前段时间也收到不准攀岩的警告……此次“攀爬”巨蟒山的做法只会让已经很紧张的关系雪上加霜。

  不可否认,膨胀岩钉会对岩壁造成永久性伤害,所以在使用时,攀岩界的通识是深思熟虑,背后有一整套伦理和操作方法。

  首要且最直接的考虑是岩场所在管理方的规定。比如在美国著名攀岩地约书亚树国家公园,规定只可使用手动钻孔器,打入岩钉之前需获得公园许可,所使用岩钉必须采用伪装,与岩石颜色相当,不可破坏岩石整体观感。

  如果还未有明文规定,则要遵守开发者和当地攀岩社区的共识。比如丽江黎明是传统攀岩区域,岩钉只在非常必要和用于下降的固定点时使用。目前攀岩界比较接受的伦理是,如果能使用可移除的保护装置,则使用这种,而不是会留下永久伤害的岩钉。

  最后是每一位攀岩人自己心头的那杆秤。一个对比是,三清山管理局曾邀请著名法国攀岩人阿兰·罗伯特攀爬此岩壁,这位强壮的攀岩人选择放弃,他的理由是“我非常痛恨破坏大自然精品的行为。所以,我宁愿爬不上巨蟒峰的绝顶,也不会借助于器械攀登。”选择满足个人的自私愿望与利益,还是选择为他人和下一代保留珍贵的自然资源,我相信大家已经有判断。

  由于此三人目前皆被公安局拘留,无法获知他们具体的攀登方式。岩点从视频和媒体报道中推测,他们用无人机将绳子绕过岩体中的突出石块,类似于传统攀登中的自然保护点(比如高大树木),然后利用绳子上升。

  纵观攀岩历史,还从未见过这种攀登形式。因为攀登的意义,早就超越了站于山顶之上,而是如何到达,后者甚至比到顶更加重要。攀岩界曾在此事上有过很多唇枪舌战,甚至拳头纷争,但基本前提是,从下往上靠个人力量领攀到顶,而不是利用无人机先挂好线。这种做法完全超出攀岩界的常识,确实很难放在“攀岩”这个类别下。

  3 月 14 日去世的攀岩传奇 Royal Robbins 在上世纪六十年代就贯彻他的攀登理念:无关是否到顶,而是如何到达。如今自由攀登理念深入人心,是对其理念的继承和发扬。

  这一点也是岩友们异常愤怒的原因,因为谁也不愿意攀岩的形象被甚至都不是“攀岩”的行为抹黑。然而被呈现在公众面前的总是这类消息,从前段时间的“杜先生事件”,到不久前的岩降事故,再到今天这件事,与攀岩无关的新闻却披上攀岩的外衣屡屡出现在媒体上,这只会加深公众、政府、景区管理方对攀岩的误解。

  一次又一次这样的事件也是对中国攀岩人的提醒,这个社区需要更好地组织起来,让自己的声音被听见,所做之事被看见。

赢德体育官方网站

返回

网站地图

Copyright©赢德体育官方网站    技术支持:华润水泥控股有限公司